联系我们:

400-002-5799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南洋 > 南洋故事 > 正文

最“潮”的设备诊疗师

发布日期:2020-12-22 | 来源:南洋药业 | 点击:707


陈平

1978年3月1日,加入玉环制药厂;

目前任职于公司工程设备部;


年轻时,他自嘲穿的阔腿裤是玉环县城裤脚最大的,波浪长发是留得最长的男士;现在,你依然可以看到他梳得一头乌黑油亮而整齐的头发,潮流的穿着,身上还带着微微的香气,他打破了人们对于设备维修人员满身机油味的形象认知,这就是南洋最“潮”设备诊疗师——陈平师傅。


2020年陈平师傅(左八)荣获“风雨同舟奖”


陈平师傅于1978年3月1日入职玉环制药厂,一进药厂陈平师傅被安排在煎煮车间,过着三班倒的生活。“入职后,真的有过离开的想法,因为前几年太难熬了,我喜欢新的事物和挑战,于是在1980年正式加入了公司工程部,从不断的设备改善和创新中找到了这个乐趣。”陈平师傅笑着说。


艰苦环境的磨砺

回忆起当年艰苦的工作环境,陈平师傅既感慨但却记忆犹新:“当时的设备比较简单,所有的中药浓缩都是大家拿着大勺子在一个1.5M*1.2M的大锅炉旁边不断搅拌,那时的加热还是通过煤球烧的。


1976年的铁枕


1982年前公司的洁净区没有空调,夏天车间高温难耐,公司从冷冻厂购买了大冰块,放到用乒乓桌搭建的工作台下,再把大纸板用绳子吊起来人工来回拉动,让整个空间的空气流动以此来降低温度。


1980年的车床


记得有一回,公司新买的大锅炉需要从玉环老车站运回公司,虽然只有短短1公里,对于现在而言不过是开个车几分钟的路程,可是在当时师傅们则需要在泥路上用一块木板和几根粗木棍,花了整整3天的时间才一路把大锅炉滚回来……”


两次搬迁的挑战

谈到入职以来遇到的最大挑战,陈平师傅坦言第一次是1999年南洋药业厂房从玉环城关搬迁到大麦屿的时候。

设备的入场是当时的一大难题,“所有的设备都是我们自己一个个去拆解和组装,在确认可以正常使用后才投入生产的。整个基地的搬迁一直持续到2000年才结束。”陈平师傅说着旧时的搬迁往事不禁感叹到:“没想到几十年后公司的再一次搬迁我还能参加。”


大江东基地建设现场照


2015年4月25日,陈平师傅为了南洋药业再一次的大迁徙来到了江东基地支援设备的搬迁工作,虽然整体情况比几十年前要好很多,但是依旧面临着许多挑战。陈平师傅回忆到:刚来大江东的时候这个地方只有马路没有车,空气中弥漫着养猪场的味道,工厂里全是泥泞的路。为了能尽快将设备安装完毕迎接GMP认证审查,大家早上7:00从前进镇上宿舍出发来基地,晚上22:00之后才回去,有些同事更是直接在基地的移动棚里住下,节省来回交通的时间。


大江东基地建设现场照


陈平师傅说:“那时候虽然苦但是大家每天很充实,苦也很开心,老板还时不时的发红包一起抢鼓励大家。最后公司GMP认证通过后,大家的心都放下来了,由衷的为公司高兴。”


自豪的三件事儿

谈到自豪的事情,陈平师傅露出了笑容并提到了三件事情,他说:“1987年我和工程部的其他两位同事一起设计制造了公司第一台电梯,当时放眼整个玉环拥有电梯的企业可是寥寥无几。”提到这事陈平师傅不禁嘴角上扬,眼中透出了几分自豪。


陈平师傅(右二)生产现场沟通设备改善事宜


第二件事是在杭州江东基地建设过程中,因为前期设计原因宿舍放置空调外机的区域百叶方向不能排风,导致无法安装空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当时项目工程负责人找到陈平师傅希望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当时也难道了陈平师傅,陈平师傅坦言:一开始有考虑过用等离子切割的方式来处理,但是一个房间的费用就将近200元,总体算下来根本不可行。


陈平师傅重拟扳手图


于是在第二天陈平师傅就思考和画图设计出了一款扳手,让厂家再逐一调整百叶的方向就可以正常安装空调了,顺利解决了这一各问题,也得到了项目负责人的肯定。整个项目基地的设备安装,陈平师傅和其他师傅一起带着新人一点点的琢磨安装,为公司节约了近20万的安装费用。


陈平师傅解析自动裁膜机结构


第三件事是在大江东基地正常投产后,外包的裁膜工序一直采用小作坊式生产,用人工方式裁膜费时费力,还容易有安全事故。2020年,生产车间委托陈平师傅设计制作一款自动裁膜的设备,“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这个设备之前在玉环时我就尝试设计过失败了,再做一次我其实心里是没谱的,但是内心确实很想把它设计制作成功。”

所以最后陈平师傅还是接下了任务,接下后他就开始了茶饭不思的设计,设计自动裁膜机路上的困难不少,如何设计故障停机的报警装置、如何消掉塑料薄膜的静电、如何找到能让膜一刀裁断的材料……有时常常因为想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或者半夜1、2点突然睡不着醒来赶紧记下一些要点。

就这样,用了5个月的时间,陈平师傅想尽一切办法,克服了这一路的障碍,自动裁膜机终于设计出来了!“9月23日,自动裁膜机设备移到工厂顺利生产运作的第一天,我晚上21:00就睡着了!”陈平师傅笑着说到。自动裁膜机的设计安装成功,让陈平师傅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这也是圆了他多年的心愿。


对后辈的勉励

设备的维修是一门技术活,回忆起当年怎么走上设备维修这条道时,陈平师傅说:当时没有多少人会维修设备,所以都是在自我学习的摸爬滚打中走过来的。当时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偷师’就成了我经常干的一件事”。只要老师傅在一旁干活,我就会在他旁边看着,用眼睛去复制和记录师傅的手艺和经验,同时在实际工作中再去不断操练。维修过程很枯燥,需要多动、多想,有决心想办法,和设备相处久了,听声音能判断出它哪里坏了,这大概就是日久生情吧!”



现在设备部共有10人,有5位年轻人,陈平师傅感叹到:现在的技术学习环境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多学多问总没错。我想对年轻人再唠叨几句,不要怕苦,不要怕累,年轻人白天干累了晚上睡一觉就好,多花精力去学一些新的知识,师傅教你的不仅是一门技术也是赚钱之道,而且技术永远学不完,改善也不会有尽头,努力总会成功,干一行爱一行。”



回忆这一生的工作履历,陈平师傅说:“我出去闯荡过、有过创业梦,在南洋摸了机器设备40年,也学会了一门技术。这一生没有什么遗憾了!现在我还是喜欢穿喇叭裤,找回十几岁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设备诊疗师陈平师傅的工作故事,潮新但又朴实有味。